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又是一年樱花季  

2017-03-28 17:00:30|  分类: 怀念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樱花开遍了朋友圈,大约金陵城里的樱花也都在朋友圈看了个遍。前阶段的气温偏低,导致了今年的樱花较往年盛开得迟些。关于樱花的记忆,很小的时候从书本上得知它是日本的国花,花期短,落花优美,象征纯洁、高尚,见过书本上的图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时候,樱花是樱花,我是我,没有链接,也自然没有喜乐悲伤,一切都是本来的样子,樱花在时光里一年一年的摇曳生姿又落英缤纷,我则在生命之流里跌跌撞撞一路成长。

 第一次跟樱花发生链接是在1996年,那时我刚从学校毕业不久,春节过后,父母把年迈的外婆接到南京小住。三月里小阳春的一个周日,我搀着外婆去鸡鸣寺烧香,一下公交我和外婆异口同声说:真好看啊!只见鸡鸣寺路两侧盛开的樱花形成了一条长长的花道,樱花树有高有矮,各安其位,淡淡的粉色一簇簇乱中有序地映衬着古朴的城墙、庄严的古寺,有一种独特的视觉美感。我搀着外婆在人流中慢慢的移动,阳光穿过樱花的缝隙柔美了外婆的白发和笑容,樱花下人群中喜乐慈祥的外婆眯眼看花笑的那个画面真是太美太美!若干年后,当我赶回老家跪在外婆的灵柩前,抬头看着两边的白色挽联“白马素华愁如梦,青天碧海怅招魂”时,我有点接受不了那个阳光里樱花下眯眼微笑的白发外婆,那个疼我亲我的外婆怎么说走就走了呢?那以后,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总是会想起那个外婆眯眼看花笑的画面,想起她离去时的那副挽联。樱花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喜乐之后挥之不去的无奈。那时起樱花对我来说成了一种美丽的淡淡忧伤。

“流水夕阳千古恨,凄风苦雨樱花愁”的2015年三月,母亲往生了。办完后事的一周我在自己的家里整理书房,发现了儿子为母亲写的祭文,里面写道“我亲爱的外婆走了,在这个雨打樱花遍哀愁的春日……”我看着儿子的文章满眼是泪,一种巨大的哀痛席卷而至,我倚着窗户不能自已地哭出了声,泪眼迷蒙中看见楼下的一株晚樱正落英缤纷。我的母亲啊,你是真的离我而去了吗?那一年,我把所有的春花秋月都隔在了我的世界之外,尤其是樱花,短暂绚烂之后的零落因为母亲的往生更多了一层深入骨髓不忍眷顾的痛。2016年母亲一周年扫墓,墓园里的樱花无声绽放。母亲的墓前,我们默然无声,妹妹流着泪合掌默祷。一年了!天上人间!魂驾已随云影杳,樱花尤带月光寒!回程的时候下起了雨,一如母亲离去的那一天,车窗外樱花一闪而过,再回首欲看一眼那樱花,却是满目空濛一片混沌。我至亲至爱的母亲已与我隔在了远远的彼岸之乡,我所感念的点点滴滴伴随着樱花一起结在了深深的此岸之肠……

 又是一年樱花季,而今不在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以一种智慧的眼光去静观樱花、树木、自然中的一切,生命的脚步它何曾因为谁的悲喜而增减过一分?停留过一秒?它生生不息永不止步!外婆和母亲也是如此,一方面,外婆和母亲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活在儿子的心中,活在妹妹的心中,另一方面她们的身体已经永远地融入绵延在了亲族骨肉里,我、妹妹、儿子都是外婆和母亲身体的一部分,那么她们又何曾真正离去?而今鸡鸣寺和小区里的樱花正次第绽放,去年的樱花虽然已经不在花红处,但此时的樱花却在旧时红处红,缤纷漫天。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