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听香看舞漫幽径(一)  

2015-07-21 16:08:53|  分类: 小秋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院放假了,凡夫心的驱使下暂时别了佛书,寻了些闲书来伴,《曲院风荷》便是其一。这是一本零而不乱从各个角度阐述了中国文化里面独特的艺术审美情趣。

形神虚实间之听香

中国诗、书、画的特点在对待形神的问题上,往往都是以神统形,以意融形,形神结合,乃至神超越于形。中国艺术追求形似之外的神韵,就宛如园林家在造园时对香影的追求,香影是无形的,然而偏偏这无形的香影就是为有形的园林勾勒出了一种精神气质。没了这无形的追求,园林就成了空洞乏味的陈设。香,似有若无,氤氲流荡,香的灵韵便是无形世界的主角,所以中国园林都比较注重花木的点缀,岸边的垂柳、山中的青藤、墙角的绿筠、溪边的小梅,都别具风味。园林家说香是园之魂,拙政园的“雪香云蔚亭”、“玉兰堂”、“远香堂”、“香影廊”等便是在这香魂上做文章。可以想见如果没了这些许清魂,那些园林景点又有何引人之处?

 

“山气花香无着处,今朝来向画中听”,到画中听香,也真是奇妙!早在顾恺之时代,中国画就开始追求“目送归鸿”的画外之“香”了,这种“香”,是指超越于形式之外的灵韵之“香”。清恽南田便是一位于画中嗅“香”味的高手,他评赵子昂《夜月梨花图》:“朱栏白雪夜香浮”。这一评价真是微妙精致!朱栏和如雪的白花是色的层次,夜起着烘托背景的作用,夜色朦胧中,梨花暗自绽放,这一切都是形,而那无影无形的暗香浮动,才是这幅梨花图的灵魂。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一个高明的画家就要于不可出处用心,于不可出处出之,才能得微妙之韵,传达给鉴赏者以幽幽暗香。

 

历史上还有一些人是“冷香逸韵”的代表,他们往往都有着高逸清冷的灵魂,他们的诗句文章有着不同流俗的性灵,这样的性灵有着巨大的穿透力,常常能产生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李商隐便是其中之一,他的一组咏荷诗中置入了淡淡的忧愁,有一种凄冷的美感。《夜冷》诗云:“树绕池宽月影多,村砧坞笛隔风萝。西亭翠被余香薄,一夜将愁向败荷。”败荷余香,裹进了凄凄愁怨,他带着“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心境来咏叹荷花,体味其清冷,写自己的生命感受。在他的笔下,荷花虽有翠减红衰,雨敲败叶,但究竟开合天真,其生而灿烂,其衰而堪怜,他看似在咏荷,而其实是在自我叮咛,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珍摄自己清洁的灵魂。冷香逸韵是忧伤的,她是灵魂的自珍,也是对清净精神世界的表白和追求,也是一种深长的生命叹息。

 

前人有诗云:冷香飞上诗句。中国艺术的形外之神是由人的心灵“飞”上去的,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古人将自己的“冷香”熏入画中山水、槛外疏竹、乐中平沙,直至引发鉴赏者心灵的共鸣。他们也常常玩笑说此身别无长物,唯有这点香气!这是生命的香气,也是生命的内在活力,是所有人本就具有的“天香”,只是在五浊恶世中被自己所染污,而渐渐失去了自己生命的这份“天香”。也是李商隐《咏木兰》诗云:洞庭波冷晓侵寒,日日征帆送远人。几度木兰舟上望,不知元是此花身。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香味,没有人遮蔽你,是你自己遮蔽了真性真我,我们所要做的不是往外去寻香,而是要努力扫除这染污自身的障碍。莫向外求,内自省扫除染污则清香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