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半世公子半世僧——读李叔同《悲欣交集》(二)  

2013-05-31 21:14:39|  分类: 尼连禅河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艺论佛》这一编里,读起来很吃力,偶有收获也时见盲点,所涉佛学部分,像是隔着江风遥遥的听到了夜寺的几声木鱼晚钟,深知自己的浅薄和有限,不敢妄言。李叔同在艺术上是全能,书法、绘画、音乐、金石、话剧等每样都很出色。李叔同出家前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教的时候,尽管只教美术和音乐,但他有其他的艺术修养做背景,一通百通,彷佛佛菩萨的“后光”,所以他的课程和为人以及学养非常受到学生们的欢迎和敬仰。他的字功夫尤深,早年学黄山谷,中年专研北碑,他的书法题字在书中随处可见。我不懂书法,由于事先读了丰子恺写的有关李叔同的文章,有了大概的初步印象,在看到《谈艺论佛》里李叔同赠给好友的书法作品时,我总是下意识的把先前脑子里李叔同的形象和他的书法贴合起来看,每至一处只觉得悦目倾心。观字如人,人以字显,字为人生,他的字纤秀处见出柔和谦卑,锐意处见出勇猛精进,圆融处见出宽厚慈悲,庄重处见出肃穆方正,晚年写的佛经,脱胎换骨,轻描淡写,毫无烟火气。著名学者资中筠的先生陈乐民在晚年非常痴迷弘一法师的书法,最常翻阅的就是《弘一大师遗墨》,有时看着看着就落下泪来。我一个小女子,毫无慧根又不懂书法,惟知好的书法作品必是与其人、其情、其学、其气相关联的,陈乐民先生晚年观弘一法师的遗墨落泪,我想他定是想到了李叔同的一生,想到了他的风骨、情操和才华已经永远的消失了,难以再现,自然为之怅然、凄然……

李叔同出家之后,一心专研佛法,放下了除了书法以外的其他艺术秉持,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艺术有“放逸”之患,他深谙各种艺术对人性情感的激荡之力,他曾经品尝且沉醉于各类艺林之酒,醉过才知酒浓,艺术移人心性的力量有时是一种巨大的深陷,仿佛有情男女一旦沉湎于情欲之瘾就难以自拔,而书法在他出家之后,是视为一种弘扬佛法之器,所以书法贯穿了他的一生。在闽南南普陀寺的一次给学僧的讲话中他提到关于写字的方法时首先言明,出家人应把写字当做弘法的工具,不可全部精神沉迷于此,研究佛法之余写写字“字以人传”才是正道,反之若“人以字传”则是一桩可耻的事情。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长期以来一贯的思想观念,许多文艺的范畴观念、自然、风骨、形神、气韵等无一不是跟人格情操、精神气节等相关联,跟“道”相关联。他反复告诫学僧们“道重于技”“技进于道”,“道”明了,再去习“技”,就不至步入迷途。

艺术的追求有相通之处,无高下之分。在《释美术》、《西洋画法》、《艺术谈》几篇文章中除了很多专业领域的技术内容之外,还将东西画法的比较和不同一一道来,还有他关于“美育”的主张,如:“图画最能感动人之性情,于不识不知间,引导人之性格入高尚优美之境。近世教育家所谓美的教育,即此方法也。”;“美,好也,善也……美术者,文明之代表也。”;“故图画者可以养成绵密之注意,锐敏之观察,确实之智识,强健之记忆,著实之想象,健全之判断,高尚之审美心。”从这些文章字句里,我懂得了美育和艺术简单说起来就是尚美、尚真、尚善。

我这样一个对艺术一窍不通的人在跌跌爬爬中总算是勉强读完了这一编,其间是又向往崇敬又情怯不已,百感交集却又无法言明,姑且把这纷乱的心绪视作一幅国画,知白守黑,留出些许空白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