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半世公子半世僧——读李叔同《悲欣交集》(一)  

2013-05-31 21:12:15|  分类: 尼连禅河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叔同、弘一法师这两个名字一直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存在于我的认识里,当把这两个名字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我又总是会生出某种好奇:李叔同何以能从一个浊世佳公子变成了皈依佛门成了弘一法师?从李叔同到弘一法师他一路如何行来如世间一迷一直萦绕在我心底。丰子恺说李叔同的人生经历了三界,从俗世生活到精神生活再到皈依之后的宗教生活。在这个梅雨绵绵的时节,我不停的翻读着李叔同的《悲欣交集》,有时断章,有时长卷,心情如此时窗外的雨,绵密无声。

《悲欣交集》分为四编,分别是《早年诗文》、《谈艺论佛》、《人生散记》、《书札选录》。

30页不长篇幅的《早年诗文》隐约可见早年李叔同的大约轮廓。李叔同出生富裕之家,父亲是天津有名的银行家,从小家教严格,幼年从师受业,熟读《唐诗》、《千家诗》、《尔雅》、《史记》、《汉书》、《左传》等,并师从赵幼梅学填词,从唐敬严学篆书和刻石。颇有学养的李氏家族给李叔同的童年营造了一个温柔富贵乡,可那样的幸福也是极其薄脆的,父亲的早逝和母亲作为三姨太在家族中的卑微地位,使得少年李叔同对人生已经有了许多感悟,他在15岁时就有了“人生犹似西山月,富贵终如草上霜”的感叹。1899年因家庭变故,李叔同奉母命南迁上海,在上海南阳公学读书的时候是一个精文翰、擅书法的一等一的翩翩公子,那时的他:丝、绒碗帽,正中嵌一方白玉,曲襟背心,花缎袍子,后面挂着胖辫子,底下缎带扎脚管,双梁厚底鞋子,头抬得很高,英俊之气流露于眉目间。这时的李叔同有诗有酒有文友,日日赏月寻春,吟诗作赋,游方求学,渡过了五六年的幸福时光。在《菩萨蛮  忆杨翠喜》里这样写道“……晓风无力垂杨懒,情长忘却游丝短。酒醒月痕低,江南杜宇啼。痴魂销一捻,愿化穿花蝶。帘乱隔花阴,朝朝香梦沈。”这样的词读来很容易使我联想到纳兰性德,所不同的是李叔同在流连欢场之际在他的心里深处更有一种“不断的悲哀与忧愁”。这悲哀与忧愁缘自母亲的去世,缘自读书人那种深切的家国情怀。在赴日留学之前的《金缕曲》这样写到“批发佯狂走。莽中原,暮鸦啼彻,几株衰柳。破碎河山谁收拾?零落西风依旧。便惹得离人消瘦。行矣临流重太息,说相思刻骨双红豆。  愁黯黯,浓于酒。漾情不断淞波溜。恨年年絮漂萍泊,遮难回首。二十文章惊海内,毕竟空谈何有!听匣底苍龙狂吼。长夜西风眠不得,度群生那惜心肝剖。是祖国,忍孤负?”这首《金缕曲》字字如铁,豪气满怀,这样的情怀也贯穿了李叔同的一生,直至出家当了和尚,也仍言“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