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来来去去  

2012-05-26 21:15:36|  分类: 红尘有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来去去 - 秋天 - 秋日私语

 来来去去,在日子之间穿梭,时光在奔波中一点一点的流逝。微雨的清晨,登上了城墙,人去楼空之时,思念或遗忘,相聚或别离,这些体验,有时美好,有时疼痛。这个水雾空蒙的清晨,静默在高处,我又一次察觉到了远方飘来的一丝似有若无的海的气息,真切,悠长,彷佛记忆缠绕。奔腾,缠绵,激荡,沉静,思绪的蔓延也因此散发出了海的味道。

最近总会在夜里无端的醒来,窗外或有灯光或是黑暗,在那样的时候总会想起某个人,某些事,某些话,书里的某些故事,还有那些过往的时光。我愿意相信诺言,更愿意相信美好,即使到最后草草落幕之际,总有一个人不得不独自在台上收拾旧山河,我还是愿意相信彼此面对时他们是真心的。

人生这么长又这么短,和对的人在一起,天长地久有时绝,和不对的人在一起,再短的时间也觉得烟波浩渺。想着某个人的时候,有时又会有淡淡的心酸,那梦里的朝阳、落日、轻漾的碧波,还有那些看山绝色,看花倾城的时光也许终究是要慢慢淹没琐碎在他不得不屈服的凡尘俗事里。相爱的人,先低头的那个一定更爱对方,她(他)舍不得他(她),尽管转过脸去时泪落如星。他不断的让她明白,在凡尘俗世里,爱情和生命相比显得薄弱而单调,不管有没有爱情,他都会一如既往安稳冷静的面对生命里其他的内容,爱情在他的世界里不是唯一似乎也成了一场意义不大的纠缠,而女人,生命的底色多数是凉的,总以为靠着爱情至少可以取暖,古往今来那些动了真情的女人,爱情往往成了她们的命,情在心在,情灭心死。

灵魂的世界里,常常有两个极端的自我存在并争斗,一个向往世俗里的卿卿我我花好月圆天长地久,另一个孤傲清冷,安静,自由,漫不经心,又带着点颓废和高不可攀的寂寞,我一直想用一个摆脱另一个,结果发现了自己的软弱无力。我的呼吸,一半是自由,一半是混沌,我的生命,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想到张爱玲,外艳内凉,她穿惊死人的衣服却炽烈到华丽,浓艳到茶靡,苍凉中天真,硬朗中妩媚,遇到胡兰成,她也还是低到了尘埃里,终其一生爱的是他痛的是他怨的还是他;肖邦和乔治 桑的爱情维系了9年,在这9年里,他们相互依赖,相互欣赏,又彼此折磨彼此伤害,他们死后,他们的画家朋友为他们画的两人在一起的作品遗憾的被人为分成两部分,据说是为了多卖些钱,如今那副作品上的肖邦留在巴黎的罗浮宫,而乔治 桑的画像则收藏于哥本哈根的博物馆,轰轰烈烈的爱情见证以这样的方式收场不知道是该感伤还是叹息。爱情不可以逻辑也无所谓对错,怕只怕爱到无情,张中行对杨沫即是如此,杨沫追悼会,友人致电张中行,问他去不去,张说“所谓告别有两种,或情牵或敬重,也可兼而有之,于她我两者都没有。”张中行的无情,至今读起来只觉得揪心。

耳边又传来了缠绵断肠的《宝玉哭灵》,尹桂芳的唱腔跌宕有致,醇厚质朴。在一把胡琴下的生离死别唱得我傻瓜一样落下了泪来,索性放开了喉咙跟着一起唱起了“妹妹,想……当初……”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