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大写的爱(三)  

2011-06-14 16:0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5月26日开始,拯救凯烽的行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或我们几个版主在忙碌,已经有好多的家长和爱心人士加入了这个行动中来,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是大家在推着我往前走,已经不由得我放慢节奏或临阵脱逃了,而且随着跟凯烽家人进一步的接触,我也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外来工身上那种质朴、善良的品格,他们也一样感动着我,感动着无数的人。

        出差到外地是好友也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进展,给了我一些非常有用的指导和建议。网上发起了拯救凯烽的倡议,虽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但网友的捐助毕竟是零星的小额捐款,再说大家关注的时间也未必能有多长,有热心网友主动帮助联系了媒体,但得到的答复总是淡淡的,直说他们每天都会接到很多这样的求助电话,他们总不能每个都进行报道啊。那样的时候,真有点头疼了!于是接受好友的建议,先不管也不能指望媒体了,只有我们版尽心尽力的做出一种氛围来,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让他们主动来找我们就好说了。

        26号上午8点半,我去了社区,想看看社区这里能不能争取一点政府部门的救助。跟社区郝主任谈了一下凯烽的情况,但非常失望的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针对外来工家庭的突发灾难的救助政策文件,这里的社区表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同样的一些慈善机构的救助也是有地域限制的,不符合条件的他们也难以实施救助。这让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在外来工的救助体质和制度政策上是极端的不完善的,处于一种缺位和空位的状态。这种现象应该足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从社区回家的路上,接到“荒漠”的电话,说她联系到了普陀佛教某个慈善团体的朋友,对方说必须要拿到户籍所在地相关部门的证明和诊断书可以申请到一些救助金额,这个时候,孩子的父母怎么能离开孩子去办那些证明呢?也只能先放一放了。

        26号下午去医院看了孩子,小伙子的精神面貌明显比25号好了一些,我一去就跟我说,有好多热心的人给爸爸打电话发短信,告诉爸爸给他捐钱了,他说这样的话他就不会没钱挂水了,说不定还能赶得上下个月的毕业考试呢……我也微笑着肯定的说“当然了,一定会好的,这么多人都在关心你帮助你,你想不好都不行啊。”我同时告诉凯烽爸爸,对于每一笔现金捐款,不管多少必须要认真做好记录,这是必须的,以孩子的名义办爱心帐号的时候,特意办了一卡一折,存折由我保管,定期打出明细清单传到网上公布给大家,接受大家的监督问询,卡放在凯烽爸爸那里,这个钱不管多少,只能而且必须是用来给凯烽看病的,我要求凯烽爸爸每从卡上使用一笔钱都要通知我一声,数目、日期等在后面对账的时候都要能对得上。好在我所说的这些凯烽的父母也都理解和积极配合,在以后的每天晚上,凯烽爸爸都会电话告诉我收到的捐款数目和支出数目,他们也都表示不管钱多钱少,他们只会用在给孩子看病上,如果到后面有多余的情况,他们愿意捐出来帮助别的生病的孩子。在我要离开医院的时候,凯烽的妈妈拿出了他们夫妻二人的5本献血证,嗫嚅着问我凭这个能不能跟医院说减免或照顾一些孩子的医药费。我算了一下,他们夫妻二人的5本献血证共计献了4100CC的鲜血!当我拿着那5本鲜红的献血证的时候,说实话我非常震惊:他们原本也都是本性善良朴实的底层百姓!他们对社会也有爱心有贡献!在他们卷起袖管献出热血的时候,他们可能什么也没想就是单纯的献血了,可能是出于对家人以后生病需要用血的考虑,也可能是抱着一颗爱心去献血。他们唯一的孩子也是他们的心肝宝贝!现在他们的孩子正躺在病床上很快就要面临没钱断药的境地! 感恩,包容,帮助外来工,不也是我们城市管理和建设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吗?为什么没有一个相关的政府部门、救助机制来管管呢?

        回到家,我如实地发了我当天的所见所闻,配上了5本鲜红的献血证和凯烽爸爸趴在孩子病床边抽空写的一些有关孩子的点滴,朴实不带任何修饰的文字,字字透出了底层普通百姓的心酸和无奈,孩子的懂事,父母的焦急和深深无奈读来总令我无比心酸!同时中考群的家长们正在积极地在群里募捐,“悠然南山”告诉我,他们可能会达到2、3万,这算是26号那天最好的消息了。爱心账号里的钱在26号下午四点的时候是1900元,还有少部分的爱心人士直接去的病房给的现金,不多,大概1000的样子。

       

另外又发了一个思考帖《由外来工孩子祝凯烽事件引发的思考:强烈呼吁政府民政救助》如下:

        13岁的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祝凯烽,突发播散性脑脊髓炎住在儿童医院16楼3床,在家里微薄的积蓄加上东拼西凑的所有的钱用光的情况下,学校捐款,家长献爱心,再加上我们发起的《外来工的孩子,我们该怎么拯救你的生命》引起的强烈反响,这件事情被越来越多的热心的网友关注并不断地传来关爱的信息,这里代表祝凯烽一家感谢大家的热心帮助和鼓励!学校的捐款很快又要用光,从昨天起到今天上午10时止热心的网友往爱心帐号里打钱1900元,面对那昂贵的丙种球蛋白,面对孩子很可能又要陷入停药的境地,我深深感受到个体的渺小和无奈。

 今天上午去了社区,跟社区郝主任谈了一下祝凯烽同学的事,问能不能有一些针对这样外来工家庭的特困救助,郝主任说目前民政部门的特困救助这一块是以本市户籍为单位,社区为范畴来划分管理的,没有针对外来工的这部分民政救助,包括一些慈善机构也多是以地区来划分的,像祝凯烽这样的情况只能是求助于媒体和社会了,他们也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

 胡总也说建设和谐社会应该加强社会管理。而搞好外来务工家庭的社会救助不正是加强社会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吗?也更应该是加强社会管理的因由之一。但是祝凯烽这样的事件在我们的身边还少吗?不是经常能听到看到这样的事件吗?因为没有任何的社会保障和救助,那些外来工的家庭默默承受了多少不堪承受的生命之重!

 就我上午跑社区的情况来看,我们目前对外来工的救助恰恰处于一个缺位和空位的尴尬时期,根本没有把外来工的救助纳入到相关的民政救助和保障上来,或者也许有相关的政策但是却因种种原因而不能实施,导致城市民政这块对外来工的救助处于一种空位。外来工是一个城市的建设、管理和维护不可或缺的力量,他们一直一来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也为我们的城市建设贡献了自己的汗水和劳动,我们南京这么大的城市,有多少外来工?我想数目一定也不少吧,为什么有关他们的救助往往都要依靠媒体依靠网络来解决?又能有多少的幸运儿能像祝凯烽这样引起广泛关注?

我们的社会缺乏爱心吗?缺乏同情吗?缺乏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帮助吗?不,都不缺。相反每每有了祝凯烽这样的事件,只要被媒体关注了被强大的互联网关注了,往往都能引起大众的同情和伸出援手,但是这样的做法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还会有若干个祝凯烽、张凯烽、李凯烽……谁又能保证每一个都会那么幸运?

强烈呼吁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尽快地把外来工的民政救助纳入到相关的保障体系中并尽快实施!!
       写以上的帖子是缘于看到了祝凯烽父母的5本鲜红的无偿献血证,他们都是本性善良的底层弱势群体,他们对社会也有奉献有爱心,他们唯一的孩子也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他们绝望的抽泣,他们的无望和无助,在目前相关外来工救助政策或有政策难实施的缺位空位阶段,我们还是要伸出我们的手,尽力拯救这个外来工孩子的生命!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