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

因闻佛说法而知生死苦,欲断其因,勤修其道。

 
 
 

日志

 
 

想念外婆  

2011-02-22 12:47:19|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总会想起外婆,以致于常常湿了眼睛。

外婆是脑溢血突发而去的,那是96年的秋天,外婆晨起一个人如往常一样在田埂上散步,她习惯了每天清晨去看看自家地里即将要收割的水稻,就在那个田埂上外婆跌了一跤就陷入了昏迷直至离去都没能再醒过来。那一年也是我们家里流年不利多灾多难的一年,好多不好的事情似乎一下子不约而同的赶到了一起。当我和妈妈赶到当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钟,外婆躺在急救室任我和妈妈怎么呼喊都没有一丝回应,妈妈一个劲地哭,舅舅和小姨只得跟我说外婆跌倒之后是如何被发现被送来医院的以及有关颅内出血的情况,外公和长辈们一致不同意开颅手术取出血块,这么大的手术对83岁的外婆来说太过残忍,风险太大,我尊重长辈们的意见不敢有任何不满。当天晚上,台风到了,风雨交加,外公非要坚持把外婆弄回家里去,说外婆这么大的年纪不能走在医院里,要走也得走在家里(这也是当地的习俗),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坐在外婆的身旁,一路颠簸着终于到了家,车的颠簸让外婆不断地从嘴里流出一些黑褐色的液体,我颤抖着手收拾着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的外婆!最疼爱我的外婆!

夏日的傍晚,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外婆拿着冰棒喊着一旁玩沙子的我“小乖,来吃冰哦。”我丢下手中的沙子,仰起头,外婆的身上洒满了夕阳的余晖,头发的边缘染上了一圈红红的光晕,些许杂乱的发丝在微风中静静地拂动,满脸的笑从眼角周围荡漾开来!我雀跃着跑向外婆,跑向了那温暖美丽的夕阳……

妈妈是外婆的长女,我自然也是外婆的长孙女,外婆对第三代极其宠爱,而其中对我尤为钟爱,这也是长大后众表弟、表妹常常一致齐心协力讨伐我的根本原因。我小时候也最愿意去外婆家,那里总会有我喜欢吃的年糕,总会有外婆悄悄为我藏着的小玩意,总会有外婆粗糙的手摩挲我的头发,感叹一声“我们小乖要是小子该多好啊”……

外婆回到了家,静静地躺在堂屋中央,长辈们已经在讨论后事,我拉着外婆的手,那么凉!我试图让她的手像以前那样抚摸摩挲我的头发喊我“小乖”,试图把我的体温传给她,外婆……

95年的春天,我带着外婆去鸡鸣寺烧香,通往大殿甬道两边的樱花正盛开着,一阵风来落英缤纷,外婆走在其中,如织的人流、洁白淡粉的樱花、慈祥安然的微笑,阳光下是那么的美!回来的路上,市政府门口的公园里,晨练的老人们跳起了交谊舞,外婆先是瞪大了眼睛瞧着,继而捂着嘴呵呵地笑着“这些老头老太怎么好意思哦,这么大把的年纪还搂在一起瞎转悠……”

结婚之前的那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总忍不住想流泪。我坚持要和外婆一起睡,外婆像小时候那样搂着我,跟我说了半宿的话,关照我要好好过日子,要做个贤惠的媳妇,要学会照顾别人更不能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等等,我转过身去,外婆像小时候那样摩挲着我的头发,我的泪……

外婆走的时候众人都葡地举哀,我跪在那里,没有眼泪,喧闹中抬头仰望屋梁,寻找外婆的魂灵,儿时就听老人们说人走的那一刻因为留恋家里的人她的魂灵会在屋梁上停留徘徊……外婆,你是不是也在呢?你能不能看见我呢?你一定舍不得我的,你还说要帮我看着孩子长大的……白马素华愁入梦,情天碧海怅招魂……

2011年的春节,我做了好多汤圆、年糕,鞭炮声中于露台遥望着遥远的天际,凉凉的夜风拂着我的发,就像外婆的手摩挲着我,闭上眼睛,夕阳、樱花、台风、屋梁……一幕幕地闪现在脑海,一份遥远的思念伴着绚烂的烟花在空中静静漫延……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